医生和程序员家长选择家庭教育的18个理由(三)

2016-09-13
作者:格雷格·柏克曼
790

作者:格雷格·柏克曼(软件工程师)


“大家都问我,我怎么能在做全职工作的同时还能抚养4个(很快就是5个)进行家庭教育的孩子。如果没有我丈夫格雷格的支持,如果不是他愿意做那么多打破传统生活观念的选择,我是不可能做到的。他辞掉了一家大公司报酬优厚的工作,这样他才能更多地投入到我们的家庭中。做这样选择的不止他一个人,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17%的学龄前儿童在妈妈去工作的时候都是由爸爸负责照看的。我丈夫格雷格·柏克曼在下文中分享了他的观点。”

一个不断扩张的大家庭

我和我妻子都知道,我们想生第4个孩子,但这在逻辑上讲是行不通的。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不可能在继续做全职工作的同时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父母。我们必须做些改变。

那时候,凯瑟琳作为医院的儿科医生要值12个小时的夜班,而我作为软件工程师的工作时间就是标准的工作日。我们几乎每天早晨都在跟对方说,“你好!再见!”除了各自的工作职责,我们都要分担一些家庭的责任。我们过度工作,太过劳累,常把孩子们送到各种儿童看护机构去。我们并没用像孩子们期待的那样陪伴他们。但我们真的很想再生一个孩子,为了实现我们的愿望,我们也做好了要进行一些重大改变的准备。

谁该辞掉自己的工作呢?

我们在做决定时是非常理智的,我们列出了各个选择的优点和缺点。谁挣的钱更多?是她。谁在自己的工作中付出得更多?是她。谁在家还能工作挣钱?我能。还有很多其他的问题,但正如选举时票数过半就当选一样,很多问题的答案都指向我就是“被选上”成为辞职待在家的那个人。我要如何才能接受这样的任命呢,这样的决定对我、对我的婚姻、对我们的家庭好吗?

有许多难题要攻克

虽然很容易就能决定谁应该辞职待在家(至少通过优点与缺点的对照方法来决定是比较容易的),但对我来说要完全能明白如何去处理这一使命所带来的巨大转变还是很困难。如果我不再像传统意义中那样赚钱养家的话,我要如何才能维持自己“供应者和保护者”的形象呢?这样的改变会不会在我们的婚姻中产生决策权的“权利争斗”呢?作为一个奶爸,我的朋友和家人又会如何看待我?人们会不会把我看作不能为妻子和家庭履行自然/传统责任的娘娘腔?人们会不会认为我是职场中的失败者?我过去有时会认为只有丢了工作,或没有任何职业生涯可言的人才会被迫待在家。任何有自尊心的男人都不会选择待在家而不出去工作,对吗?

男人和女人的不同

我相信要得出上述问题的答案就得重新审视男人和女人的基本天性,也就是男女的性别角色。而我是基于我和妻子在近13年的婚姻生活中各自扮演的角色得出的答案。同时,我还要声明,我从未读过任何相关的书籍、研究报告、或有关人际关系、性别角色、婚姻关系等内容的刊物。我对事物的理解都基于我对自己、对我的妻子、还有对我们的父母以及祖父母的关系的了解。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生活就是一所大学”吧。

当一个爸爸,依然也还是男人

作为一个已婚的男人和孩子的父亲,我深切地渴望照顾好我的妻子和孩子们。我能从中得到巨大的满足感。而对我来说,照顾好我的家庭就意味着要努力工作(供应)、保证他们的安全(保护)、就算有时候要由我自己来出钱,也要确保他们取得成功(自我牺牲)、带领我们全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领导力)。因此我觉得自己需要找到并维持一些方法,使我能为这个家庭做出供应保护牺牲、和带领,这样我才能在成为一个全职爸爸的同时也依然快乐并满足。


辞掉我的工作后,还能供应家庭

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使我能够在家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我辞掉了在办公室上班的工作,改为在家做一个父亲和软件开发工程师的双重工作。虽然我要花大量的时间来管教孩子、操持教务,但我晚上都用来为自己的客户工作,这能使我保持自己的技术能力,还能为我们家挣些钱。所以,也许我现在挣得不如以前那么多了,但我也感到满足,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在家工作的”,而我妻子也因为家里有额外的收入感到更轻松,她也知道,如果必要的话我也能轻易地返回到传统的工作模式中去。

我常在想,为什么自己能为家里挣钱对我来说那么重要。是因为我想要自由支配“我的钱”吗?还是因为我需要一份工作才能在与朋友们(尤其是男性朋友)交谈的时候保住面子?也许有份工作就能使我的自尊心免受不得不扮演“操持教务”这样一个娘娘腔角色的伤害?

事实是,要挣一份薪水能让我不至于懒散懈怠(就好像抚养一帮孩子是某种悠闲的工作,既没有生产力又不重要)。我的计算机工作使我在换尿布或准备午餐时能有一些问题可以思考。当我开着那可怕的面包车时,我能在脑子里拟出技术问题的解决方案。如果没有我需要为之负责的客户们,我也许会做一些毫无意义甚至伤害自己的事,或者自寻烦恼来打发这些空闲的时间。那么我很快就会变得精神涣散,身体懒惰。

因此,对我而言全职爸爸的新角色唯一的优点就是我能够作为一名独立的软件开发顾问在家里工作。我并没有拿工作当作不收拾家、不洗衣服的理由。但这份报酬微薄的工作的确使我免去了很多麻烦,并且能满足我想要为家庭预算做贡献、保持技术熟练的需求,当有人问我“你的工作是什么?”时,这份工作也能为我保住面子。

要做出一大堆的牺牲

我讨厌面包车,但我自己就开着一辆。我熬夜到很晚,却要很早起床。孩子们弄洒的水、果汁、牛奶,吃剩的食物,他们的唾沫、呕吐物、血渍、大便、小便都要由我来清理干净。我还得换尿布、做饭、洗碗、修剪草坪、修车、给房子除尘、支付账单、家庭教育我们的孩子。

所有的父母都会为了孩子而牺牲自己。好的父母就该这么做。作为一个全职爸爸,我发现为人父母的谦卑是没有止境的。有时,想到这一点确实让人心里有些难过,但我和我妻子为我们的孩子所做的一切使我感到非常的骄傲。

家里的领导力、决策权以及权利争斗

我认为男人之所以下意识地害怕成为一个全职爸爸,是因为他们怕自己也会随之失去带领家庭的权力。如果你不是挣钱养家的那个人,你怎么还能对这样那样的问题做出“最终决断”呢?

这样的推论当然是错误的,这也是女人们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面对的问题。在婚姻里,挣钱的能力并不会赋予一个人权威去压制自己的另一半。夫妻双方应该是要合二为一的,不是吗?我的妻子相信我所做的决定,是因为她看重我的推理能力和直觉,她也知道什么样的决定该由我来做。同样的,我也看重她的推理能力和直觉,我也知道什么样的决定该由她来做。我们是平等的,但又有所不同。

因此我并不认为成为一个全职爸爸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权力平衡、决定过程、家庭的领导角色或其他在婚姻关系中使人扭曲变形的问题。如果让你的丈夫在家带孩子使你们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那么也许你们之间还有其他的问题,而这与谁在家带孩子,谁出去工作挣钱没关系。

最后给男人们以及给予他们支持的妻子们的一点建议

在你决定辞职成为一个全职爸爸前,在这里我为你和你的妻子总结了一些需要思考的问题。虽然大部分都是些常识性的问题,但我还是想对几个问题强调一下:

1)     做一些特别的安排,保持你专业技能的熟练程度,最好还能挣得收入。如果你是一个老师,那就想办法每周挤出一晚的时间或是在周末去教课。如果你是一个建筑工人,那就找一份兼职,做一些能在周末或是孩子们参加不需要家长陪同的项目时完成的零工。如果你像我一样是个搞电脑的人,那就上网找一点项目承包的工作,这样既能保持你的技术水平,又能帮你支付账单。对我而言有一份工作能挣得一些收入,这在建立男人的自我形象以及在生活中与其他男性的关系里都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我相信对于大部分男人来说都是如此。千万别低估了这一点的重要性!

2)     除了平日里在家照顾和教育小孩以外,如果你没有任何在外面的计划能使你忙活起来,度过剩余的空闲时间,那就别尝试成为一个全职爸爸。人们都说,空闲的时间是很危险的。尤其是当你在家时,想象一下你会做些什么事,你很可能:a)常常忍不住喝酒;b)从身体开始“对自己放任自流”(比如,暴饮暴食、不刮胡子、不洗澡等等),或者从精神角度来说(如变得冷漠、懒散等等);c)沉迷于淫秽作品或其他有损婚姻关系的活动。

3)     如果你不会做饭、换尿布、使用吸尘器或开面包车,那么你得再三考虑一下待在家里的决定。如果你不愿意接受这些任务作为你的部分新工作,那么料理家务的荣誉也可能成为你生活苦不堪言的祸根。其实,这也没什么好羞愧的,把它完成就是了!

4)     当你的生活从每天上下班转变为待在家时,要与你的“兄弟连”保持联系。在你妻子的支持下,要确保你还与其他男性朋友保持着联系。如果你离开职场后就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那么你将不再会收到周末露营或夜晚体育活动的邀请。要利用新生活的灵活性,比如在大家上下班的途中给朋友们打电话,或者在午餐时间给他们发信息,问候一下对方。

5)     最后,做妻子的要准备好支持你的丈夫。你的态度和支持才是使这件事得以成功的关键。不要因为你是家庭的主要供应者这一新角色而使你们之间的权力平衡被打乱(当然,如果待在家里的是妻子,丈夫也应该这么做)。你反而应该为你的丈夫做一些好事,让他为自己全职爸爸的新角色而感到骄傲:a)告诉他,他在家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你能依靠的磐石;b)要让自己穿戴整齐,看上去漂亮,这样他就能看到(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自己为之牺牲的(你)是多么的棒;c)让你们的孩子成为你们爱的纽带,为彼此奉献牺牲。这才是他选择待在家的原因,不是吗?

在家与孩子们待在一起,给了我极好的机会去教育他们、塑造他们,而如果我留在职场中的话,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如果有些家长正在考虑要为自己的家庭做一些打破传统的安排,就像我们家那样,那我希望我的这些感想能对他们有所帮助。我可以告诉你,这样做的结果真的会非常好,我也相信当今的孩子们非常需要自己的爸爸。我对自己的决定一点也不后悔,我现在再也不想换其他方式来教育我的孩子们了。


来源:家庭教育HomeSchool
写下你的评论吧